广东
政策创新“松绑”科技创新——深圳推进科技治理体系创新调查
来源: 新华网    时间: 2019-07-04 20:26

    新华网深圳7月4日电(孙飞 石建勋 李舒)政策创新“松绑”科技创新,更加炽热的“创新火焰”正在深圳持续燃烧。

    2018年底,深圳提出围绕科技体制改革、创新能力提升等方面实施七大工程,包括四大机制、十大计划、十大行动。半年多来,深圳打出了一套“组合拳”,不仅为特区深化创新驱动发展指引了方向,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地方实践样本。

    把科研项目的立项权交给企业

    目前,到企业调研、召开座谈会征求意见等方式已经成为各部门政策制定流程中的“标配”,但这种沟通征询依然范围有限、周期不定,尚缺乏一个与科学家、企业家和投资家的常态化沟通渠道和成熟的政策咨询机制。

    对此,深圳创造性地提出“建立常态化的政企科技创新咨询制度”。即“在制定科技计划和攻关项目时,充分征求企业和科研机构意见。邀请国际科学家、创新企业家、风险投资家参与项目遴选”。

    这一举措的推出,将为企业家、专家、风险投资家与政府间建立起定期性、常态化的咨询机制。

    “深圳每年都要制定科研计划、确定科技攻关项目,过去大学教授参与的多一些,企业家参与的少一些。这次改革强调了国际科学家参与,保证了项目的国际性、前沿性;突出了企业家、投资家的参与,确保了科研计划更加贴近市场的需求,将切实提高科技创新的效率和效益”。深圳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吴思康说。

    不再让“外行评内行”

    “中低端评高端”“外行评内行”等现象,是当前科研项目评审制度改革亟待解决的痛点。一些诺贝尔奖得主、两院院士等国内外顶级科学家申报项目时,也要与其他申报人一样花费大量时间在申报资料准备上,而且往往由于其科研内容相对前沿,在评审时不易被专家所理解而遗憾落选,严重挫伤顶级科学家们的参与积极性。

    比较而言,国际上部分国家则为高级科研人员参与项目申请“量身定制”了快速通道,将他们从报表中解放出来,大大激发了他们参与项目的积极性。

    借鉴国际先进经验,深圳正率先探索建立更具弹性的评审机制,为包括诺奖得主、两院院士等在内的国内外顶级科学家牵头的项目,开辟“绿色通道”,配套最简化的评审程序。评审将以“一事一议”、赋予自主立项权等特别设计取代一般专家评审模式,避免与一些可能对未来科技与产业产生革命性影响的科研项目和科技创新急需的顶尖人才“擦身而过”。

    点燃颠覆性创新的“火种”

    非共识创新是指与已知的科学知识不相吻合的创意和设想,还得不到业界和同行的普遍认同。这类创新往往与权威论断不一致,又因创新性太强而实现难度大、风险高,容易被贴上“离经叛道”的标签,从而很难得到支持。从“非共识”到“共识”,可能是一个漫长艰辛的过程,却往往孕育着颠覆性创新的“火种”。

    深圳积极开拓建立支持非共识创新机制。在基础研究领域建立包容和支持非共识创新的制度,扩大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立项自主权,每年给予一定金额的资助,支持有创新价值但没形成共识的项目。这一举措将科研立项权由政府交给高校和科研机构,给予高校和科研机构自主立项权,对那些非共识创新项目给予资金上的支持,将推动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科技创新氛围。

    未来,深圳每年将给予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一定额度自主资助非共识创新项目,政府不干涉这类科研项目的具体过程,由高校和科研机构自行组织科研管理和绩效评价,让创新者自由开展科研活动,以当下小的投入撬动未来可能产生的巨大经济社会效益。

    这里的科学家敢于冒险,这里的管理者允许失败

    受目前科研管理和考核“指挥棒”引导和约束,那些从“0-1”的原创研究,往往研究周期长、进展相对慢、失败机率高,一些重大研究项目因短期内没能实现突破而难以得到后续经费支持,这些外在干扰大大影响科研人员潜下心来从事基础研究的积极性。

    深圳提出探索建立科研容错机制,鼓励科研人员大胆探索,挑战未知。建立这一制度,就是要在对科学研究的长期性、艰巨性和不确定性充分认知的基础上,一方面对科学研究遭遇挫折甚至错误时少一些苛责、多一分包容;另一方面,也希望避免科技创新上的急功近利心态,对风险多、挑战大的重大科研项目少一些“硬性指标”、多一些“弹性目标”,对看准了的项目给予长期稳定支持,不能因为没有“如期完工”就“断水断电”。

    同时,为了减少创新从零开始的试错成本,深圳决定建立科研创新失败案例数据库。过去对科研项目的技术方向、路径选择、实验数据等没有实现全面收集、整理及公开,从事相近研究的科研人员经常不得不重复走前人已证明失败的弯路、错路,造成不必要的人力物力财力浪费。建立科研失败案例数据库,就是要对科研活动进行全过程数据收集、整理和保存,形成专题数据产品并面向科研机构公开,从而降低企业和科研人员的试错成本。

    不走传统实验室建设的老路

    重点实验室是组织高水平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聚集和培养优秀科学家、开展高层次学术交流的重要基地。深圳与北上广相比,在重点实验室等创新载体方面还存在较大差距。

    为补齐短板,深圳提出建设一批高标准重点实验室。围绕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医疗器械、海洋工程等重点领域,依托龙头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新建若干高水平重点实验室,探索新型实验室管理机制。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不走传统的实验室建设老路,而是大胆探索新模式趟新路——不仅在硬件上实施高标准,而且要在管理上创新体制机制,借鉴国际先进经验,采取政府与社会联合出资、交由专业机构管理龙虎大战APP的方式,建设高水平重点实验室。

    此外,深圳还大力支持在高等院校、科研机构等设立“创新验证中心”,即创新活动孵化中心,为那些通过常规渠道难以获得资助的早期创新活动提供种子资金、基本设备和创新孵化服务,让有创业想法的大学生和科研人员,无忧迈出科技成果转化的“最初一步”。

(责任编辑:王佳)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3401124711767